2014年5月10日至2014年5月24日《青春保本——徐波纸本艺术作品展》

 

                

 

              

 

   青春永远都是一个过去式。当我自己端正态度认知青春的时候,只有从别人的脸上才能看到,它来的太容易、太轻松,走的时候已是狼迹斑斑,本来它不是个事儿,对于我这个还未完全超脱的人来讲,它又是个事儿,隐隐作痛,青春这家伙是梦想和命运之神交媾的连体同时还劈腿着现实这位“大叔”。活生生的荒诞、奇妙加寂寞。但是青春赋予生命的固执,就是现实的绊脚石和拦路虎。我个人觉得让现实偶尔芒刺在背、如哽在喉,是青春的生命力绽放的最为凄美的一幕,而这一幕让我从内心里发出微笑。我很喜欢“也许吧”这个词,让你转弯的时候,可以歇一会儿,然后你会看到微笑的阳光。我有些幸运,没有让青春的梦想伴随着生命的生长抹得更虚无,或者更“大叔”,它还在那里微笑,虽然有些无力,微笑带给我不再是“灵魂的游走与挣斗而是安魂曲”(草间弥生)。这微笑是我想要的,却从来没有更正拥有,它变得持久的有趣味,嘿嘿,这也是趣味的难题。
   关于这些伴我成长的作品,我很模糊,具体要表达什么,实在是难以一一道来,大概是带着青春的眼光描摹青春的梦想和现实的五味杂陈吧,我特别钟爱一种体验看到一个东西,见面一刹那,就特别欢喜,后哦不住,被吸引,莫名其妙的兴奋,这种体验每个人都有,因为每个人都曾经被他所钟爱的女子吸引过,对吧。这是很强的男权语态,因为世界还有另一半,这个也是她们的感受。也许吧,我不能完全了解她们,有一点我是赞许的,双方店铺互相评价为既奇怪又错误。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《蒙娜丽萨》这件作品,从来没有觉得她的微笑有多神秘,也许这件作品太神话、太传奇。以至你不得不去怀疑真的是那样的吗,这就是观看的魅力,人的妙趣是你喜欢的时候就不要思来想去,就去,天塌不下来。不喜欢就不一定非要喜欢,何必又何苦呢!但现实的喜欢是因为众多别人喜欢所以你喜欢,不喜欢是因为众多别人不喜欢,所以你喜欢也不喜欢,这是现实这位“大叔”的错吗,呵呵,你选择的又怪别人。   

关闭窗口